夏天行石澗的情況很普遍,但同時亦較危險,如要跳過澗中的石頭,便很易扭傷或跌倒。
蓮澳
往蓮澳之路。
  新界個別大族發展有逾千年者,而一些山野窮谷小村亦有二、三百年歲月,雖然到目前幾近成廢村,目睹村況仍可見其開墾艱辛一面,像大埔區蓮澳及田寮下。

  樊仙宮 唯一碗神

    大埔墟港鐵站出閘後,穿過新達廣場依南運路、達運路過運頭鸷,穿過吐露港公路天橋底,橋下水流為燕岩溪下游,接上下碗诖村右跨橋入小巷直上荔枝林平台,盡獻眼前的竟是香港唯一供奉製碗之神的樊仙宮。據言樊仙原為廣東五華陶瓷業祖師,被碗诖馬彩淵公迎回作鎮廟之神,希望風調雨順,人畜平安,基本漁農社會生活要求。此大埔碗诖樊仙宮建於清代乾隆五十五年(1790年),廟址正是昔日盛產龍诖所在地,附近尚遺留诖爐遺址及堆積如山廢瓷。具二百多年歷史的碗诖樊仙宮,先後於1897年、1925年、1964年及1976年重修,1999年12月30日宣布為法定古 ,再於2000年進行維修,確保符合國際維修古建築要求,曾邀請廣東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專家參與其事。煥然一新樊仙宮開放予市民參觀,大埔墟港鐵站附近有23K小巴,往新屋家途經樊仙宮,步行十分鐘即到宮址。

   順道參觀樊仙宮後,於宮前面對正門右依村巷上行,路右有磨碾路標指示,可依指示右上丁屋後林邊看看磨碾遺址。月前曾往廣東河源縣黃龍岩參觀大水磨帶動碾脇,竟然與碗诖相似,只是河源的體積較巨型且仍在使用中,更使觀者明白其運作,當然尚有圖文展示。碗诖令看者一頭霧水(配套不完整),最要命是附近多蚊子,稍停留一會,被蚊子群起而攻之,真正走夾唔轁。

  李氏祠 山窩中風水地

    離開石碾遺址(牛碾)右行,經馬氏宗祠前通道穿林而北上,過一兩間丁屋右接山徑,闊約四尺,原為古道,踏石鬆散,小心行進片刻地勢漸高,竟然有三合土石徑,那也許是早歲進行碗诖山上遺址考古發掘時所建步道,此一段也屬銜接範圍。到崗頂略作小休,回望整個碗诖谷,對面為荔枝山及鹿山,天色好還可遙望大埔海及馬鞍山。起步北行路轉下經水閘上接公路,前景明朗,途中有支路左上往大帽山,沿公路東北行片刻,見左前方深谷中村屋一排,屋後濃密風水林,那正是蓮澳(坳)村。放步在公路上東北走二十分鐘,出接分岔路口(石蓮路),右下出半春山而入大埔墟,今左入即直入蓮澳村,雖然村口有指示牌「此乃私人地方……後果自負」,上述通告正蔓延新界每一角落,相信村民為對付那些犯事者而設,對旅行人士應網開一面罷,否則旅行者入新界將寸步難行,尋幽探勝穿鄉入村是否過分?有沒有那麼的一天,都市街巷也掛上類似警告牌,可想當今之世,人與人之間誠信幾等於零,怎麼還說是高等動物?

  田寮下 百年彩繪仍鮮艷

    進入蓮澳村有狗數隻,亂吠是少不免,別急走,看著牠離開屋村,由村北跨石澗接山野中通道北行,過脊即轉入林中,樹蔭蔽天,林中路徑明顯,同樣多蚊,宜速行穿小段竹林隧道,眼前一亮已出林,而古老村屋散置田野中,知為田寮村,村分上、下,同樣廢田特多,依山坡分置,背靠風水林,可知正是傳統鄉村布局。青磚古屋仍多,簾畫精采,近百年彩繪仍然鮮艷,都是吉祥圖案,特別是那玉蘭書室,雖然空空如也,從門房結構可想在這僻村極難得,閉目靜立,彷彿聽到學子朗書聲。新丁屋也觸目可見,依村徑北出,經門口巨樟片刻出接林錦公路口,大小巴士西往元朗,東回大埔墟。

交通:去程:大埔墟港鐵站起步。 回程:林錦公路乘64K、65K巴士回大埔墟或元朗。
特別注意事項:步程約為三個半小時,具遠足經驗者佳,宜帶備蚊怕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