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多人會擔心遊覽德國會出現語言不通的情況,事實上在大城市如柏林,英語是很普遍的。
馬灣漁村小島
馬灣棚屋。
  酷暑何處覓秘蹤,最宜散步海島中,馬灣古今多勝景,急水灣畔沐海風。人皆嫌苦熱,我愛夏日長。烈日當空郊遊能否得樂趣?其實只要配合季節選擇適合地點及注意郊遊方式,即使炎夏仍可樂趣無窮。夏日遊蹤自然重於與水有關地域,海島是首選。離島中的馬灣,水陸交通稱便,何況馬灣島近十年來大力發展,幾乎面目全非。尚幸島上古今勝景尚未湮沒,昔日漁村風貌、小島風情,炎夏漫步中仍可領略。

  東灣 薄霧中賞仙橋

     由港島中環或荃灣碼頭乘專迄蝵,於馬灣躟R灣碼頭登陸(東灣北昔日長嘴處),步出碼頭左行,沿珀麗路南下,片刻路經東灣北而進入東灣泳灘港範圍,相對右鄰山邊處即為馬灣公園。公園設置簡樸,巨型貝殼在噴水柱中,吸引遊客拍照,天橋底還布置茬\多海鷗(鐵皮製品)。東灣畔林木茂盛、綠蔭處處,從林中外望青馬大橋飛駕,薄霧時予人們仙橋之感。

     東灣南面灘頭盡處,大橋下那座龐然建築物正是挪亞方舟,假日遊人頗眾,沿麗欣路南下,右轉進入柳花村傍避風塘而踏上馬灣大街,途中留意路右大水井,此為著名無葉井。稱為無葉井,原因附近雜樹野植,落葉竟無一片落入井中,故稱無葉井。遊人不妨稍立細看樹葉飄下,是否真的一片也不落入井中。

     避風塘畔仍然有許多石屋或似大澳船棚屋,可想這馬灣漁村散居灣畔村民與大澳、東涌、梅窩相類,簡樸而樂天地生活,當然居住者多為中、老年者,年輕的都外出工作,也許逢假日才回島中。漁民生涯雖言海闊天空,自由自在,然而那風吹雨打日曬雨淋生涯,在五光十色香港都市中,年輕者自有其轉型選擇,何況當今受教育機會倍增,陸上生涯總比海中穩當,香港漁業日漸衰落可見一斑。

  九龍關 珍貴史[有待開發

   急水門碼頭數十年前的熱水瓶廠遺址仍然殘留舊地,鄉事會前「九龍關」及「九龍關借地七英尺」(清朝光緒二十三年七月吉日)石碑印證新界租借九十九年期痕[,即九龍關遺址芳園書室及麒麟石等等,還有有關藏金坑、海底寶樹、張保仔建廟等當故史[,有關方面到目前還未作適當保育維修,令遊人及有心人一次又一次深覺無奈可惜。發展商提供樂居環境,是否考慮與地區組織更妥善保育僅存歷史文化?只有豐富歷史文化,才令發展中項目更具內涵、更富吸引力,從而造福後代及社會。

  急水門 三亭攬 秀別具詩意

     馬灣大街商店多已關門,原來這一帶早被發展商收購,村屋得到補償,都遷入新區像田寮村,換來的是田寮新村,還有漁民新村。馬灣大街碼頭即原有舊碼頭,來往青山道深井灣畔,街渡已消失,代之而起的是珀麗灣新碼頭渡輪及從天橋而下的車輛,使馬灣島進入新紀元。

     舊碼頭與大嶼山東北角大轉彎相對,中隔急水門(即汲水門)水道,急水門大橋下所見水門果然狹窄,昔日大潮時刻海水一進一出在這樽頸地形,造成水打轉,竟然把船也拖進水底,那當然是百年前的事。那時漁船非機械時代,因而造成許多意外,漁農社會想出許多方法意識,希望減少意外發生,首先把急水門的急泵改為汲,再由汲水門兩岸裝置六呎高鎮流碑,碑刻「南無阿彌陀佛」咒語,經法師開壇誦經,買個平安。目前尚見鎮流碑三通,分別在嶼北三轉海濱、馬灣馬角嘴及龍蝦灣處,據聞尚有一通在東灣大橋下,惜今已隱沒。各事辦妥,果然沉船事頓減,在碼頭鄰及北灣分別建有天后廟各一座亦有密切關係,因而每年天后誕,馬灣都設神功戲熱鬧一番。以馬灣舊碼頭為中心的再來亭、南邊麒麟亭和西北滄浪亭形成三亭攬秀美景,特別是煙雨季節更有詩意。

交通:荃灣或中環碼頭乘渡輪來往珀麗灣。
特別注意事項:遊程可長可短,自備糧水更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