意大利的咖啡店有兩種收費:站著喝和坐下喝,坐下喝的價錢比站著喝的價錢貴10%左右。
印尼 Toraja
八成Toraja人信奉基督教,跟傳統原始宗教毫無衝突,
連教堂亦有Tongkonan裝飾。
  人老了漸漸要面對生老病死,經歷親人的離去,避不過也預計不來,一天輪到我,要「潮」葬!穿爛牛仔褲加對黑色Birkenstock,架上Ray Ban只要淡妝,館內播James Blunt的〈Goodbye My Lover〉,展覽我周遊列國的相片,紙紮品要一架A380巨無霸連私人機師,帛金只收歐羅英鎊,直上天國旅行。

  請放心,我還好,身無惡疾,看過奧斯卡最佳外語片《禮儀師之奏鳴曲》後忽發奇想,電影以莊嚴葬禮為先人作最後告別;現實中,在印尼南蘇拉威西島中部神秘村落Toraja活靈活現,生前住在高腳船屋,死後長眠懸棺或巨石中,長達一星期風光大葬,儀式過程毫無忌諱絕密公開。「死亡」有了全新演繹,當地人深信人生走到盡頭,可通往另一個新階段,死亡不是終結,只是過程,死人活人齊齊享受。

  解構Tongkonan陸地飛船

  追蹤Toraja千年根源,相傳族群來自中國南方一支海上民族,飄洋過海往異地發展,來到印尼南蘇拉威西沿海一帶,遷移至內陸山谷深居簡出,山峰高度由百五米至三千多米不等,形成封閉式天然屏障,至一九七○年荷蘭殖民統治才嶄露頭角,現在四十五萬村民極力保存千年不變的神秘風俗,一是奇特葬禮,二是傳統飛船村屋群,又稱Tongkonan,相比森美小儀主持《千奇百趣》的小兒科奇趣片段,陸地船屋超班值一百個「珍」!

  牛角屋頂

  占士甸飛機頭屋頂是Tongkonan高腳木屋最養眼嘜頭,遠觀整齊排列,只朝北或向東,北方通往天堂,東方向荅咿,隱藏深山綠林中,十足十一艘艘木船在海上乘風破浪,聞說Toraja祖先為紀念航行辛酸史而建,亦有人認為兩端翹起造型實是代表財富的水牛角,不管甚麼原因,採用千層竹子屋頂設計十分聰明,厚達一呎,既不積水又透涼,高腳屋避免吸地氣,適合印尼酷熱又多雨的氣候。

  晒冷族譜

  Toraja族階級觀念甚重,分下等、中等、貴族及至尊貴族四等,自出娘胎便定下身份,地方顯赫的族群往往把族譜寫出來,放在屋前炫耀正統blue blood,背後一排如炮仗的水牛角,擺放愈多愈代表屋主家財千萬,通常於新屋祝聖典禮和喪禮習俗均要宰殺大量水牛,貴族身份愈崇高,宰殺數目愈多,留下水牛角和牙齒作裝飾,由屋頂排至地底,家族地位至高無上。

  正義公雞

  要知道屋主貧或富,除了一串長長水牛角,背後雕花木牆上總會有牛頭作裝飾,有錢有面有影響力的清一色是白牛頭,黑牛頭屬次等級,牛頭上再加多一隻公雞頭,象徵公平公正公義;高腳屋外牆均是Toraja最拿手的圖案木雕,選用紅、騿B橙和黑四種傳統顏色,以植物染料劃出水牛頭、太陽、月亮和跳舞動作等簡單圖案,充滿濃厚少數民族味。

  簡陋寒舍

  傳統高腳屋底以木條支撐離地五、六呎,下層養豬牛雞,上層住人,屋內間隔極其簡陋,不及外觀出位,窗戶只有一呎乘一呎,樓底尚算高,但欠缺基本家具及床架,以床褥或掛床作息,更不設廁所浴室,現在許多村民已遷移至陸地建平房,但仍堅持建新Tongkonan彰顯財富名利,一間動輒二億五百萬印尼盾(約廿萬港幣),需全村集資集人力興建,眾志成城為面子!

  愛大米更愛農家樂

  走一趟Toraja,以最大城市Rantepao為中心,兩旁飛船村屋比比皆是,新一代Tongkonan早已變奏,屋頂蓋上較耐用的鐵皮,要欣賞船形高腳屋原始風采,必選五百多年的古老Ke'te Kesu村、北上Palawa村或南下Bebo村,屋頂採用多層竹子搭建,時代久遠長滿雜草,木牆早已褪色,很喜歡這種不修邊幅的凌亂美。屋群與一排米倉遙遙相對,稱之Alang,造型像迷你高腳屋,面積約八十呎,儲存一年兩造的米糧,古時為免野獸賊人偷襲,米倉不設樓梯,每次上落均要用鑿滿小孔的特製竹子爬行,穿過超小門窗進入,稍欠腳趾力便無米落肚;而倉下平台是左鄰右里閒話家常之地,老人家乘涼嚼檳榔,小朋友玩石頭放風箏,空地前大人在曬穀晾衫,從地面仰望朝天的船頭屋頂,看?民生百態,世外農村生活垂手可得。

  倉下留人

  現長居Toraja村民有四十五萬,為數廿萬的年輕一輩出外打工賺錢,留下來的老人家閒來安坐Alang米倉下的木台乘涼嚼檳榔,笑起來滿口棕紅牙漬,面孔似中國人多於印尼人。

  石窟墓穴 木偶陪上路

  見識過陸上船屋村,膽粗粗探索Toraja最出神入化的石窟懸棺,奉勸一句,膽小鬼別來眺望Tampangallo高三十米的岩壁,鑿滿星羅棋布的方形小洞,戶戶封上木板,剛入葬的夾上長長紅布,洞內挖空兩米乘兩米的石窟墓穴,只有族中長老或貴族等級才能長眠於此,同一家人會放同一個洞穴埋葬。更匪夷所思的怪事是岩壁外竟排排企人形木偶Tau Tau,一個木公仔代表洞內一位死者,數一數約有四十位貴族先人,有老有嫩,木匠會依照樣貌雕刻,放在高處陪伴升仙,細看每個公仔都伸出雙手,右手微微向上象徵接受祭品,左手放平寓意守護後人。古時Tau Tau只分男女,現在花巧多多,既漆上顏色亦有面部表情,像真度百分百,日光日白觀看,刺激過十月全城哈囉喂!

  懸崖峭壁 入石為安

  西藏天葬、尼泊爾燒屍火葬、印度水葬,奇風異俗逐個捉,隱藏深山的Toraja亦以各式各樣的石葬驚為天人,南部天然洞穴多,古人在Tampangallo洞穴壁上鑿兩三個釘孔,楔入木樁承托船形木棺;或利用Ke'te Kesu村後崖壁之間的天然裂縫攝入棺材,受盡幾百年風霜木棺早已霉爛不堪,露出骸骨散落地面,形成一堆堆象牙色的骨頭陣;而北部山區滿眼田野巨石,村民索性就地取材開鑿大石墓穴,石匠花一年半載親手開鑿,同樣可埋葬好幾代,盡量循環再用。

  遠古時當地人深信原始宗教,認為夭折嬰兒是前世未盡安葬好列祖列宗責任,到今世早死彌補,故把整副屍首放入南部Kambira樹幹中,以藤板遮蓋,兩種叫Tara和Lambak樹樹幹會流出白色汁液像母乳能讓孩子來生茁壯成長,直至九十年代荷蘭人傳入基督教,樹葬風俗漸漸消失。

  馬拉松告別派對

  塵歸塵,土歸土,葬禮最緊要做得好!印尼本屬回教大世界,出奇地八成原住民信耶穌,混合原始宗教傳統習俗,相信「死亡不是完結,死人會成仙」的硬道理,所以人人要風光大葬,保佑後人丁財兩旺。按規矩,家人仙遊後會舉辦兩次喪禮,第一次死後立即進行,經包裹防腐處理後,遺體棺木擺放家中西面,時間可長達三五七年,直至第二次喪禮舉行,實在難以置信!

  由於鑿石需時,買水牛亦要儲錢,加上葬禮必須所有家庭成員出席,暑假較多時間籌備,故每年七月至十月是第二次喪禮大肆鋪張的吉日,幾乎每日均有葬禮舉行,無論親人身處何方務必回鄉奔喪,在家中搭棚集會,鄰居親友自動獻上水牛或肥豬祭品,家屬則提供曲奇、咖啡、樹酒和香煙招呼親朋,更有鬥雞鬥水牛表演,場面熱鬧,比婚嫁還要墟R隆重,完全沒有離愁別緒,活像慶祝祖先快要升仙的馬拉松派對;宰殺水牛是最血腥環節,大漢手起刀落把水牛肥豬就地支解,送給親朋好友分享,貴族葬禮往往長達一星期,天天吃喝耍樂,輕鬆寬容送先人最後一程,在Toraja族人眼中,死亡不懼怕,不迴避,大夥兒坦然面對!

  注意事項:

  1)葬禮不是固定旅遊環節,不保證遊客必可看到。

  2)參加葬禮忌穿鮮色衣服,建議準備現金或香煙作禮。

  趁墟買起億元白水牛 Pasar Bolu

  水牛是葬禮中的靈魂祭品,當地人相信動物會陪同先人得道升仙護蔭族群,水牛更是財富權力象徵,自然愛護有加。Rantepao城以北兩公里的Pasar Bolu露天大市集,每六天一次墟期,上至黑米煙草咖啡粉,下至肥豬鬥雞大水牛均有售,焦點落在約有一個足球場大的水牛市場,農民牽茪穭鼻子不斷叫賣,萬黑叢中一點白,正是水牛之王──白化牛真身,由眼珠至毛髮像漂白了,清純又乾淨,身價往往是黑水牛的雙倍,由六萬至八萬港元不等,視乎白化程度而定,絕對是貴族長老婚宴葬禮最佳囊中物。

  位置: Jl. Jurusan Palopo, Rantepao

  舉行時間: 每六天舉行一次,從早上六點至下午一時,到?後向導遊或酒店查詢。

  入場費: Rp10,000(約HK$8)

  Lempo「稻」海豪情

  天天葬禮、懸棺、大石墓,是時候利用Toraja群山環抱的靚景平衡心靈,花半天時間施施然走進北區Lempo稻田海中健行,一片片不規則的金黃稻田布滿山邊,構成層次多變的波浪圖案。遊走在陽光下的田野,男的忙於收割,女的頭頂千斤穀物滿載而歸,而我腳踏窄窄泥濘小路,二百七十度欣賞無邊「稻」海,遠眺綿延山線,田中點綴精緻的教堂農舍,配合波光粼粼的池塘倒影,貪玩的水牛跳入泥漿歎spa,配上清新涼爽的空氣,構成一幅原始國度堛滿u稻」海風情畫。

  幾天Toraja探奇之旅,實是大開眼界,這堿O尋找人性原始自然的國度,由驚惶失措至驚歎不已,看見一生最多的骷髏頭,參加陌生人的葬禮,重新認識自然定律的奧妙!

特別注意事項:天氣: 全年夏天,平均氣溫25至30℃,4月至10月是乾爽季節,天氣清涼,是旅遊最佳季節,避免11月至3月雨季出發。